Hom88必发-经典文学网

燃煤污染成公众健康主要危险因素

  中国疾控中心和环保组织绿色和平近日联合发布报告说,由于燃煤而导致的大气污染已经成为影响中国公众健康的最主要危险因素之一,每年都给中国造成千亿的健康经济损失和疾病负担。

推荐阅读

默多克提出和邓文迪离婚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这份名为《煤炭的真实成本——大气污染与公众健康》的报告指出,燃煤大气污染物排放已占到我国最主要能源大气污染物排放的70%以上;其导致的大气污染将引起人体抵抗力下降和人群发病率提高,且这种长期和慢性的影响容易被公众忽视。

  同时,燃煤大气污染物的扩散范围可达数千公里之外,相当于北京到上海甚至到广州的距离,这意味着远离污染源的人群并不能完全避免环境污染的影响。

  燃煤大气污染威胁公众健康

  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杨爱伦对本报表示:“在中国几种最主要能源大气污染物排放总量中,燃煤大气污染物排放已经占到了七成以上,已经成为影响公众健康的重要因素。”

  研究报告数据显示,燃煤导致的大气污染物排放占到中国烟尘排放的70%、二氧化硫排放的85%、氮氧化物排放的67%和二氧化碳排放的80%。

  燃煤过程中可产生多种大气污染物,主要包括总悬浮颗粒物、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多环芳烃类物质、重金属元素(如汞、镉、铅)以及氟和砷等。

  同时,这些污染物会随空气流动发生迁移和扩散。研究报告显示,可吸入颗粒物可扩散至数十公里,细颗粒物可至数百甚至数千公里;铅和镉可随燃煤排放烟尘的烟囱高度不同,扩散范围从半径500米到3000米,金属汞可以颗粒态的汞,传输至100至1000公里并沉降到大地或水体中。

  “由于燃煤大气污染物对人体健康的危害是长期、慢性的,因此很容易被公众忽视,对儿童、慢性病患者和老年人等敏感人群的影响也更为显著。”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尚琪研究员对本报说。

  而当接触污染物的浓度持续达到一定剂量时,会引起特异性的靶器官损伤,诱发呼吸系统疾病、心脑血管系统疾病、肿瘤、新生儿出生缺陷、地方病等。2008年,我国与大气污染有关的死亡人数达到50万,其中婴儿死亡所占比例高达十分之一。

  在煤炭大省山西,2006年新生儿出生缺陷率高达每万人189.96例,其中神经管畸形发生率为每万人102.27例,分别是全国的2倍和4倍。

  每年健康经济损失超千亿

  尚琪说:“每年,与燃煤大气污染密切相关的疾病都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的健康经济损失和疾病负担。”

  联合研究报告说,2003年,我国由于空气污染引发的过早死亡以及疾病的经济损失为1573亿元,占到当年GDP的1.16%。

  到了2007年,根据美国能源基金会等机构的研究报告,我国煤炭造成的环境、社会和经济等外部损失达到人民币17450亿元,相当于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7.1%。

  近年来许多关于城市大气污染导致健康经济损失的研究结果显示,大气污染导致的各省市健康经济损失相当 严重。

  以北京为例,北京2000~2004年可吸入颗粒物(PM10)的年平均浓度为141~166μg/m3(国家环境空气质量的二级标准的PM10年均浓度限值为100μg/m3),5年期间健康经济损失每年在167000万至365500万美元,占北京年国民生产总值的6.55%。

  “中国必须尽快出台计划,大力减少煤炭的使用,否则仅仅因为火力发电导致的健康隐患就将成为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笔沉重的负担。”杨爱伦说,“这还不包括燃煤释放二氧化碳导致的气候灾难带来的人员伤亡和经济损失。”

  目前,2000年修订通过的《大气污染防治法》正在进一步修订,并进入全国人大议程。我国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已从浓度控制转向总量控制,从单一的二氧化硫控制过渡到同时包括氮氧化物、颗粒物、挥发性有机物等多种污染物的综合控制。

上一篇:李长春:做大做强中国新材料产业

下一篇:人教版八年级下册英语课文翻译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