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88必发-经典文学网

阅文发布2019中报:网文市场“遭劫”,IP巨头“成长的烦恼”?

  成立四年、上市两年,一路以网文巨头姿态飞驰的阅文集团,2019年面临拐点——阅文集团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下降22.4%,一直作为收入核心的在线业务收入下降。网文市场上,原本依赖付费阅读为主要变现的局面,正在成为过去。

  8月12日,阅文集团公布中期业绩公告,2019年上半年(1月至6月30日)总收入29.7亿元,同比增长30.1%;毛利为16.2亿元,同比增长35.5%。而上半年净利润为3.9亿元,同比下降22.4%;非通用会计准则本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盈利38.9亿元,同比下降19.3%。在今年文娱产业普遍走低的情况下,这份财报看起来并不算糟糕,但却迅速在港股资本场上引起了震动。

阅文发布2019中报:网文市场“遭劫”,IP巨头“成长的烦恼”?

  财报公布之后两天,阅文集团股价持续下跌,截至今日(8月16日)收盘,阅文集团以24.05港元每股收盘,总市值为245亿港元左右。

阅文发布2019中报:网文市场“遭劫”,IP巨头“成长的烦恼”?

  而这个股价与市值,距离阅文集团110港元每股、市值超千亿港元的巅峰时期已经相去甚远。显然,这显现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公司的变化,而是整个网文行业的“脱水”成长。

  网文巨头的转身:

  付费阅读疲软,版权运营猛增

  从阅文集团本身而言,2019年中期业绩显露了阅文集团收入结构的变化,巨头在完成一个转身。

  首当其冲的是阅文集团的在线业务收入。阅文的在线业务主要包括在线付费阅读、在线广告和阅文平台游戏联运收入。而从2014年开始,付费阅读在公司收入中占据大头,虽然逐年下降,但也一直是称霸状态。2014年,阅文在线阅读收入达到4.53亿,占收入比重高达97%,2015年在线阅读收入为9.71亿,占比下降到60%,此后两年在线阅读收入接连增加,分别打动19.74亿与34.2亿,占比从77.1%到83.6%。

  2018年阅文业务结构发生调整,将原本的在线阅读、版权运营、纸质图书及其他四项子分类,合并成了在线业务、版权运营及其他。这一年阅文在线业务收入为38.28亿,占比76%。

  显然,近5年来,阅文集团的在线业务收入逐年增加,占比从来没有低于60%。但2019年出现了变化。今年上半年阅文在线业务收入为16.6亿,占总收入的56%,这个占比创下史上新低。

  这其中,阅文自有平台产品(QQ阅读、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等)在线业务收入为9.85亿,同比减少10.1%;腾讯产品自营渠道(手机QQ、QQ浏览器、腾讯新闻、微信阅读等)在线业务收入为4.31亿,同比减少13.7%至;第三方平台(与OPPO、VIVO、华为等手机厂商进行预装合作,与百度、小米、搜狗、京东及快猫等合作)在线业务收入为2.46亿,同比减少13.2%。

阅文发布2019中报:网文市场“遭劫”,IP巨头“成长的烦恼”?

  收入减少的原因并不难猜测。阅文业绩公告显示,是由于平台加强了对付费内容的审核与上架管控,导致QQ阅读、起点中文网等平台付费用户减少。而为何加强管控?今年5月,晋江文学城、起点中文网、米读小说、番茄小说、红袖添香、17K中文网等网文平台连接收到内容审查,部分平台被迫暂时关停整治。

阅文发布2019中报:网文市场“遭劫”,IP巨头“成长的烦恼”?

  阅文旗下起点中文网作为网络男频文学的头部平台之一,其网站子类目“都市”频道“异术超能”栏目、“女生网”频道“N次元”栏目被勒令暂停更新7天(5月21-28日),进行整改。

  同时手机QQ、QQ浏览等部分腾讯自营渠道的付费渠道收入持续减少,而这部分减少,随着阅文集团的推出免费阅读模式,实现线上网络广告变现,得到了弥补。

  总体营收增加,大饼还在,那么分饼的过程就是一个此消彼长的关系。阅文集团在线业务收入占比下降,版权运营收入则迅速增加。版权运营收入来源主要是IP授权与运营,阅文制作发行电视剧、网剧、动画、电影、版权授权等。

  数据显示,2019年阅文版权运营收入达12.2亿元,同比大增280.3%,占总体营收40.9%,这是近五年来版权运营收入占比最高的一次。2014年阅文版权营运收入仅占比2.6%。

阅文发布2019中报:网文市场“遭劫”,IP巨头“成长的烦恼”?

  这是一个必然的转变,2015年网文IP开始显示价值,历经四年的发展,IP开发从个体内容产品走向了以IP为核心的改编授权,构建全产业链条,实现影、漫、游、周边等联动。阅文集团提出IP全链体系,从上游内容源头开始筛选出具备开发价值的内容IP,构建以版权为中心的变现模式,涉及在线阅读、影视制作、动画联合制作及网络游戏运营等全线开发。

上一篇:国际呼叫中心技术浅谈2——数据分析

下一篇:内蒙古开通蒙古文微信平台 无偿提供汉蒙机器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