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88必发-经典文学网

野心勃勃的免费阅读:“我们目标不是阅文,而是今日头条”

野心勃勃的免费阅读:“我们目标不是阅文,而是今日头条”

野心勃勃的免费阅读:“我们目标不是阅文,而是今日头条”

作者/霍超 窦轩

江湖轮转,战争从未停止。

可能令吴文辉、王小书、谭思亮没想到是,命运的齿轮让几人在十余年后再次重逢,昔日的战友,如今已是刀兵相见。

按照目前的体量来说,吴文辉代表的阅文集团应该是当之无愧的主角。在港股上市后,阅文市值一度接近1000亿港元。然而看似已经高坐王位之时,米读、连尚等则以挑战者的姿态兵临城下,他们拉的那杆大旗,叫做免费。

野心勃勃的免费阅读:“我们目标不是阅文,而是今日头条”

在免费与付费网文的对抗中,行业人士普遍并不看好。

比如网文大神流浪的蛤蟆就曾质疑到,“免费阅读无法聚拢读者,读者的黏度非常低,他们是为了免费而来,不是为了你的作品,免费小说的广告价值可能还不如同类同水准的收费阅读小说的十分之一,你投放广告,但完全不知道这本书的广告号召力,有可能数据非常好的一本书,广告号召力为0,没有任何转化率。

一位业内人士也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把小说内容当作一种普通商品,并通过免费的方式营销,短时间内当然可以获取较大的流量和收益,但从长期来看,却丢失了最核心的东西,就是内容本身。”

不过,行业的悲观态度并没有挡住免费文学平台暴增的用户量。

据了解,米读的月活已经突破2000万,连尚的月活则已经在3000万以上,它们都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已经走到了头部的位置。与之相对的却是,去年阅文的付费用户少了30万人。

这种势头会不会持续下去,免费文学的旗帜能否插在已经定局的付费制的城楼上,一切尚未可知。不过,免费网络文学的这个口号并不新鲜,早在几年前盛大文学尚存的时候,就做过类似的尝试。

有意思的是,无论是守擂的阅文老大吴文辉,还是攻城者连尚的王小书,米读的谭思亮,都出身于盛大。

野心勃勃的免费阅读:“我们目标不是阅文,而是今日头条”

江湖轮转,始于盛大

2004年,盛大创始人之一的陈大年推动了盛大集团完成对起点中文网的收购,而彼时的王小书作为盛大最年轻的部门经理从头到尾见证了这一刻。

野心勃勃的免费阅读:“我们目标不是阅文,而是今日头条”

在当时的环境下,网文市场并不见得是一门好生意。一方面在于SP之前,互联网没有找到很好的盈利方式,依靠微薄的广告并不能支撑网文网站的运转;另一方面,即便吴文辉当时开创了付费阅读的方式,在网上支付远未普及的时代,付费难也是困扰着整个市场的难题之一。

收购起点之后,盛大对其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造。比如王小书曾经告诉剁椒娱投(ID:ylwanjia),盛大利用当时自身领先的支付体系解决掉起点收费难题,从而成功构建起起点付费阅读的商业模式;同时,盛大开放自己积累的当时中国最具有付费习惯的用户,让他们通过扣除游戏点券去看书。起点的年营收很快从收购时的几十万元做到了过亿元。

推动改造的是时任盛大高级副总裁的王静颖,彼时她还找盛大集团创始人陈天桥、陈大年兄弟要了1亿元。这笔钱几乎全部用来补贴作者:签约作者只要每月写够10万字,即使作品无人订阅也可获得800元保底收入,买断作品使作者一次性获得丰厚收益……一系列激励计划让一批作者和作品破茧而出。

野心勃勃的免费阅读:“我们目标不是阅文,而是今日头条”

王小书早年间曾和吴文辉同在一个办公区工作,他们第一次交集正是陈大年安排王小书给起点导流量。那一年正是盛大游戏的高光时刻,最终在盛大多款游戏的流量导入下,当年的起点中文网迅速成长。而后盛大文学也通过一系列的并购,占据了市场上70%的份额。

这些“上一辈”的恩怨看似与2010年后才加入盛大的谭思亮并无瓜葛,但事实上也难逃关联。谭思亮进入盛大后负责整个集团的广告体系,并开创了多种广告变现的方式。

在谭思亮加入后,盛大集团曾经试图开展过将文学板块“免费化”的尝试。而根据后来的采访,2013年时谭思亮已经有了“网文免费,通过广告收益”的想法。

究竟是谭思亮的广告变现手段让当时的盛大看到了免费阅读的机会,还是盛大对于免费阅读的尝试在谭思亮心里埋了种子,这一点不得而知。

上一篇:中国奥园

下一篇:停车免费可以免责吗?(以案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