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88必发-经典文学网

火箭少女解散:偶像的产业现状比分离更令人感伤

  6月23日晚,没有现场观众的火箭少女101告别典礼通过线上直播的方式举办,这也是组合的最后一次团体活动,存在了两年的这支限定女团时间到期,正式宣告解散。

2018年6月23日,火箭少女101正式出道

2018年6月23日,火箭少女101正式出道

2020年6月23日,火箭少女101正式解散 

2020年6月23日,火箭少女101正式解散 

  告别有足够的体面,“火箭少女告别典礼节目单”“火箭少女告别单曲”两个话题随着20时线上直播开始登上微博热搜,阅读量也双双破亿,但难掩尴尬的是在通稿和粉丝的控评中被称为中国第一女团的火箭少女101,得到最多关注的时刻有三次:出道,解散,以及减员风波。

火箭少女解散:偶像的产业现状比分离更令人感伤

李紫婷因病缺席告别典礼

李紫婷因病缺席告别典礼

  尽管依靠腾讯的强势,火箭少女101从出道至解散仍然保持了11人完整体,但昨晚的告别典礼却只有10个人,两天前,组合官博告知观众成员李紫婷因突发性耳鸣将缺席告别典礼,在这之前李紫婷便发布了正在输液的照片。成员忽然病倒缺席告别典礼也招致了粉丝不满,对组合运营公司哇唧唧哇和背后的腾讯“血汗工厂”的指控占据了火箭少女饭圈的主流声音。尤其是临近解散还被指派参加同公司师弟团r1se参与的《炙热的我们》,更让粉丝们质疑公司压榨火箭少女以扶持r1se。

首张EP《撞》只有8位成员参与录制和宣传

首张EP《撞》只有8位成员参与录制和宣传

  无巧不成书,火箭少女101成团的发布会上也未全员到齐,彼时孟美岐、吴宣仪与紫宁三人身陷退团风波,便缺席了出道后的首次亮相——当然,公认的事实是退团是由其身后的乐华与麦锐娱乐主导。

  从女孩们告别典礼上的眼泪、团综里的相处细节以及个人社交平台在平时与此次解散发布的内容来看,火箭少女11位成员之间的感情并非仅仅是台面上的营业——团综里,孟美岐的父母接到女儿电话马上问“吴宣仪在不在旁边”,也能八九不离十地从团员声音猜出身份,便足以看出几个人的相处早已从工作进入生活。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可能是国内所有团体里成员感情最好的组合,从出道到解散依然一地鸡毛,但依旧不得不承认,火箭少女101依然是目前国内所有偶像组合里运营得最好的一个。

  令人感伤的除了少女的离别,也有偶像产业无法破局的现状。本篇文章想从火箭少女的发展历程,聊聊偶像产业如今所面临的困境。

  个人or团体:偶像组合永远的紧箍咒

  抛开粉丝的小论文,单看组合的商务、音乐和影视资源,腾讯和哇唧唧哇对火箭少女的运营不可谓不用心。

火箭少女两年飞行成绩单

火箭少女两年飞行成绩单

  《撞》、《立风》、《再见·遇见》三张团体专辑、9张团体单曲,腾讯自家产品腾讯视频、和平精英、微视,以及京东、美图秀秀、美拍这些腾讯系企业的团体推广和代言,可以说腾讯算是把资源喂到了嘴边。

  但火箭少女更多的小分队资源,卫生巾、零食、冰红茶、巧克力、美妆及奢侈品牌这些商务推广,组合都是以派出几个成员的方式,但仔细观察便不难发现,孟美岐、吴宣仪二人与杨超越从未在同一个小分队的商务资源里出现——这里当然不是说成员感情不和,而是很明显,小分队商务代言都是前三名成员中一位或两位+人气处于下位圈成员若干的模式。

火箭少女解散:偶像的产业现状比分离更令人感伤

无关人气高低,其实成员们感情都很好,演唱告别曲《5452830》哭成一片

无关人气高低,其实成员们感情都很好,演唱告别曲《5452830》哭成一片

  这对于团体发展无疑是更平衡的,但同时也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人气成员的个人发展。

上一篇:河南一诈骗团伙谎称能在核心期刊发论文 骗了200万

下一篇:《中华文摘》文章:围剿黄段子